引進印度軟體人才的省思--談台灣資訊軟體人才問題
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副秘書長 程家麒

  產業之興衰以人才為本,人才可以創造技術與市場,資金自然隨之而來。台灣軟體產業長期以來卻一直為優秀人才不足所苦,政府自兩年前由前行政院劉兆玄副院長親自推動「加強資訊軟體人才培訓方案」,及楊世緘前政務委員大力推動「科技人才培訓及運用方案」,到最近行政院蔡清彥政務委員提出了「引進印度軟體人才」的美意,皆是希望能協助解決產業人才缺乏的問題,然而人才問題錯綜複雜,有短、中、長期的因果關係,解決之道也因而不同,其中包括了教育體制、人力政策、吸才誘因、產業環境等多方面的途徑。

台灣軟體業 vs 印度軟體業

  印度軟體產業的興盛主因之一,在於全國數百萬受英語教育的青年知識份子皆以資訊軟體業為職志,菁英人才匯集,正如同台灣過去政策性地推動電子半導體產業成功,吸引海內外優秀菁英人才投入;而台灣軟體產業過去十年在「本土化」頃向與政治環境下,並未像印度軟體產業或台灣電子半導體產業一樣創造足夠的市場與人才誘因,因而形成以內需市場為主的格局,加上近十年來政府缺乏大型資訊建設,致使軟體廠商多以小型軟體產品開發為主,而且多半為 30 人以下的小型公司,千人以上的大型軟體企業難以形成,對於軟體工程與品質觀念多不甚重視,因而學校教育與職技訓練也以程式設計等相關課程為主流。簡言之,台灣軟體產業係以「軟體工藝」為主,不同於印度軟體產業以「軟體工程」為主。

  其實若比較台灣、印度與大陸人才的優點特性,印度軟體人才由於受英語教育與數理邏輯觀念強,加上薪資低,肯吃苦耐勞,易於落實軟體工程制度及 CMM、ISO9001 等品質管理要求,適於開發大型複雜軟體系統專案,因此廣受歐美資訊大廠的喜愛。近年來大陸基於條件相似,也積極向印度效法,放眼於全球代工與龐大的內需市場。台灣的軟體人才則由於市場與環境不同,比較強於小型軟體的創意設計及包裝行銷。近年來流行的模式之一就是由台灣廠商負責產品規格研創及行銷,程式設計則委託大陸代工,而不是委託印度,其主要原因還是在於語文溝通容易,且多為小型軟體產品而非大型複雜系統專案。

  目前印度軟體大廠包括 Wipro, TCS 等在台灣的軟體代工業務,主要是以承包台積電的 IC設計合作、資訊電子大廠的嵌入式軟體設計、及國際型企業的複雜軟體專案為主。
 

台灣缺什麼軟體人才 ?

  稍有遠見者一定可以由以上陳述看出台灣軟體產業的未來隱憂所在。有人問:那麼台灣到底缺什麼軟體人才 ? 我的看法是:從高階經營與規劃人才,及中階技術研發與專案管理人才,到低階程式設計人才都缺乏。行政院「加強資訊軟體人才培訓方案」培訓第二專長人員,是解決低階軟體人才來源不足的方案之一,上述委託大陸代工將會是未來解決台灣低階軟體人才不足的另一主要方式。至於中階的技術研發與專案管理人才、高階經營與規劃人才,則除了由本地人才經由實務歷練與在職訓練養成以外,應積極引進國際優秀人才加入,包括華裔、留美人士,及長於軟體工程專案品質管理的美國、印度人士。政府則應設法協助產業吸才與留才,包括提供方便的引進、良好的環境與誘因、及市場商機等。

  中長期而言,人才問題仍須從教育體制解決。近年來台灣高等教育的職技體系與一般大學體系分野漸趨模糊,似乎大家都一窩蜂想改制成為一般大學,培育出一批批具有知識而不願從事基層工作的年輕人;然而大型複雜的軟體系統開發,通常需要從知識、創意、研發,到設計、測試、建置等各個不同層次的專業人員分工合作完成,因此我的建議是:一般大學應以培養專業知識與分析能力為主,並且應推廣資訊軟體第二專長教育或輔系制度,職技教育則以培養創意、設計、工程為主,使這兩種人才未來在產業界能夠分工合作。
 

應從市場需求與社會觀念著手

  目前國內學校教育與職技訓練不注重軟體工程與品質管理技術,是因為產業界不重視使然,而產業界不重視又源因於市場需求因素,因此根本之道應從市場需求面著手。目前這方面除了少數以進軍國際或大陸軟體專案市場的廠商較有此需求外,我建議政府也應加速推動國內大型資訊系統建設,透過委外承包的機會要求廠商提升軟體工程管理與品質能力,並委託專家進行相關規劃及品質測試驗收,這也是促進廠商引進國際優秀人才,提升產業競爭力的誘因之一。以我過去推動國內軟體業 ISO9001 品質輔導的經驗為例,雖然當初廠商的意願並不高,但後來透過政府資訊市場的重視,導引廠商之間的良性競爭,如今才會有三十餘家軟體廠商通過國際品質認證,未來則可繼續朝 CMM 方向努力。

  近年來職技教育體系日漸不受重視,我認為乃因於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對於職技教育定位與價值的低估,雖然產業界多肯定職技教育的貢獻,但論薪資、待遇、升遷等現實面時,往往卻產生價值認定的矛盾,難怪為人父母者多不希望子女走職技之路,也難怪許多技術院校紛紛想改制成為一般大學,以迎合市場的需要。因此教育當局根本之道應從社會觀念的導正與宣導著手,以現實為例,近些年來一般大學生畢業後往往一職難求,職技院校畢業生則因有一技之長,在業界反而炙手可熱,國外早已如此,相信國內未來也將是必然的趨勢。